活动介绍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活动介绍

      王琪总干事一行赴云南考察文旅市场复苏情况纪实

      2020年5月27日-6月5日,在艾蒂亚拈花湾非常大会结束不久,艾蒂亚机构总干事王琪先生为了实际调研中国文旅产业在遭受新冠疫情之后市场及旅游投资项目的实际复苏情况,率队对云南文旅市场进行了为期十天的走访和观察,本次活动在相关文旅投资企业的支持和配合下取得了圆满成功!

      参加本次考察和观察活动的有:艾蒂亚机构总干事王琪、艾蒂亚机构助理总干事兼商务合作部部长苏珊、艾蒂亚夜游委员会执行委员、深圳灯彩文旅集团董事长陈小华、云南凤凰文旅集团董事长朱志强、云南凤凰文旅集团招商部部长刘波、大理古城华侨城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胡孝敏等。

      王琪总干事一行首站到访了云南楚雄州的元谋人世界公园。

      元谋人世界公园是山东菏泽交通集团于2013年投资建设的大型文旅项目,在云南凤凰文旅董事长朱志强先生的领导和奋战下,七年来,项目从一片荒山已经改变为一座以东方人类起源为主题的大型文化旅游度假区,已经建成了温泉、水乐园、主题酒店、商业街、玻璃桥、音乐喷泉等项目,目前正在建设主推项目元谋人文化公园项目。

      在考察中,王琪总干事对于云南凤凰文旅集团勇于奋斗的实干精神给予了充分肯定,对于朱志强团队七年来取得的巨大成绩表达了由衷的钦佩。他指出,云南元谋古人类遗迹是属于全人类的宝贵文化遗产,元谋人项目在文化定位上应该更多地强调东方人类起源这一世界级的IP而不是中华民族的概念,在项目塑造上不能用5000年来的中华文化符号去表达170万年前人类祖先的形象。

      在元谋考察期间,王琪总干事一行还顺访了著名的云南元谋土林景区。

      考察团一行29日到达云南大理,在深圳九州无同文旅集团大理项目负责人的陪同下,分别考察了大理古城、大理崇圣寺及三塔景区、蝴蝶泉景区、洱海游船、水花庄园、喜洲镇、正在建设中的杨丽萍大剧院、双廊镇及镇上杨丽萍的旧居太阳宫等大理著名文旅项目。

      经过考察,大家对于大理得天独厚的文旅资源及周到细致的旅游服务印象极为深刻,被大家一致认为是国内为数极少成熟的旅游度假目的地,具备巨大的潜力,但目前大理古城和一些传统景区还缺少比较先进的业态,尤其是夜游产品极度匮乏,急需改善和加强。

      王琪总干事在看完杨丽萍大剧院的建设工程后,对于剧场座位数之少感到不可思议。

      位于大理古城北正在建设中的杨丽萍大剧院

      水花庄园

      考察团成员在位于大理古城中的无同书院

      31日,考察团一行又赴大理州巍山县进行了一天的古城资源和建设管理方面的考察,尽管巍山古城拥有南诏国的历史资源和文化传承,但大家明显能感受到当地政府在用城市建设和管理的思维搞旅游,整个古城缺少游人和生气。考虑到云南古城资源并不稀缺,巍山古城也不处于大滇西交通和旅游的主要线路上,考察团一行对其开发前景并不乐观。

      艾蒂亚考察团王琪一行6月1日拜会了大理旅游集团,与大理旅游集团总经理王云东、副总经理段劲椿等领导举行了会谈,双方在友好的气氛中愉快地进行了首次交流。

      6月1日-2日,艾蒂亚云南文旅考察团在丽江考察了丽江玉龙雪山景区及刚刚恢复演出的《印象丽江》实景演出,在每天只演一场及竞争对手《丽江千古情》没有开演的情况下,考察团观摩的这场演出上座率大约50%。

      考察团在丽江期间,还考察了丽江猎鹰谷景区和雪松文旅的大研花巷项目。

      定位户外体育运动基地的猎鹰谷景区在坚持了15年的艰苦经营后,终于迎来了市场的井喷,这既得益于丽江旅游由团队游转变为自驾游和散客市场,也得益于新冠疫情。猎鹰谷董事长董滔先生在雨中接待考察团户外就餐时表示,他已经从原来想转让景区变得雄心勃勃要加大开发力度,加快景区的发展。

      雨中火锅

      经过考察,王琪总干事认为,由原雪松文旅团队开发建设管理的大研花巷项目本质上是一个商业地产项目,文旅内容很少,仅有的室内演艺项目在运营了几个月后已经停演。事实上,作为文旅项目的大研花巷已经不再存在,但作为商业地产项目的大研花巷依赖于丽江的人流量,目前看依然在运转中,人气并不差。

      6月2日-5日,考察团赴香格里拉继续进行考察。王琪总干事一行分别考察了虎跳峡、香格里拉普达措景区、仁安悦榕庄、松赞林寺景区、独克宗古城景区、香巴拉时轮坛城文化博览中心和巴拉格宗景区。

      投资数亿、空无一人的香巴拉时轮坛城文化博览中心

      在对比了大理和丽江之后,香格里拉旅游市场之差,远远超出了考察团的想象,香格里拉游客量之少让人吃惊。

      拿最著名的普达措景区来说,整个景区只开放了湖区游览,景观十分单调,20分钟一辆的环保交通车上,区区不到30个游人,整个游览过程难以给人惊喜和享受。作为大陆第一家的仁安悦榕庄十分地安静,整个度假村里除了两位服务人员,只有一条狗,咖啡座位上的灰尘已经无人打扫。独克宗古城的夜晚也静悄悄的,整个古城失去了往日的活力和热闹。

      游人稀少的独克宗古城

      这样的情景同样出现在松赞林寺、香格里拉时轮金刚坛城博览中心等景区,这些地方在考察时几乎都是空无一人。

      这一方面是疫情的影响,另一方面说明香格里拉的旅游产品已经泛善可陈,同时也说明了香格里拉的交通瓶颈问题已经成为最为突出的矛盾,高原反应也让游客心生畏惧。

      令人高兴的是考察团最后一站巴拉格宗景区,让人看到了香格里拉文旅的希望。

      巴拉格宗景区是由著名的藏族民间人士斯那定珠先生个人在2009年完成了艰难卓绝的修路的基础上,经过十年的开发建设完成的大峡谷景区,内容十分丰富。从2000米的景区入口至5000多米的山顶,分布着高差千米的大峡谷景观、漂流、玻璃观景台、半山精品酒店、高空速滑、海拔5000多米的佛塔山、巴拉村藏民民居等旅游内容,尤其是148道发卡弯道的公路让人叹为观止。

      在考察过程中,云南文产香格里拉市巴拉格宗旅游开发公司董事长斯那定珠先生热情接待并详细介绍了他和巴拉格宗景区的情感故事和奋斗经过。王琪总干事表达了对他和他的事迹的赞赏和钦佩之情,他同时表示相信巴拉格宗一定会代替普达措成为香格里拉文旅目的地的旗帜和标杆,并成为高品质的高山旅游度假区。

      本次考察活动是在跨省团队旅游没有恢复的情况下进行的,在散客和长途市场中,大理、丽江、香格里拉各地的表现和市场复苏情况一览无余,其中可以窥探到云南旅游市场的几个特点。出于篇幅考虑本文不再展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