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行业研究

      艾蒂亚创始人王琪在某某内部会议上的重要讲话(不外传)

      首先要感谢***的邀请,让我们有机会交流一下这次严重的疫情对旅游投资行业的影响。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本次爆发的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对中国旅游乃至整个中国经济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损失惨重。  

      这次疫情对旅游业影响大,但对中国旅游投资的影响更大、影响将更加深远。我有几点不成熟的看法,也算是反思,与大家分享,不一定对,供大家参考。
       
      1、这次疫情带来的市场巨大的不确定的潜在风险将被旅游投资商前所未有地重视,这将会给未来的旅游投资造成严重的压力,导致资本重新评价旅游投资的风险和价值,这将对中国旅游投资业产生深远影响。

      这是我对这次疫情对中国文旅投资行业影响的结果做出的最重要的一个判断。为何这么说?因为这是个标志性的事件,它有可能带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产生:旅游投资还能不能投资?如果投资几十亿上百亿的项目一场突如其来的无妄之灾就能让您损失惨重,谁都会要想这个问题。

      我不同意一些专家的乐观估计,我们艾蒂亚在疫情发生之后的2月3号就明确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不能简单地把这次新冠疫情与17年前的非典疫情做比较,来思考预判疫情结束之后旅游业恢复状况。2003年的中国旅游产业远没有达到今天的投资规模,对行业的伤害两者不能相提并论。这次由疫情导致的恐慌心理的旅游市场的恢复是很快的,但对旅游投资企业来说恢复信心、加强抗风险能力却是个缓慢的过程,这比消费市场的恢复要难的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很多企业多年的利润就这么一下子没了。

      由于对于投资风险作出了新的评估标准,加大了投资难度,会导致很多投资商不再看好文旅投资这个行业,文旅投资将进入一个比较务实慎重的时期。过去十年,大家对于以往热闹非凡的旅游投资情景记忆犹新,已经习以为常,说实话,我们都没有经过过经济下行期,没经济衰退方面的体会,我也不希望出现这个比较悲观的结果,但大家要有这个思想准备。

      2、此次疫情危机将会加速一部分投资能力低下、产品水平不高、抗风险能力差的旅游企业及项目退出市场。长期看,行业重新洗牌对于中国旅游投资行业的健康发展是一个好事,尽管过程十分痛苦。

      过去十年的旅游投资走的都是大投资的路线,大家耳熟能详的说法是旅游投资大投资有产出,小投资没产出。真的是这样吗?这次疫情表明,日子最难过的是投资大、人员多,投资成本高、运营成本高的项目和企业。

      我们观察一下国际上的普遍情况,大部分旅游项目和景点很少是投资出来的,比如城市类旅游目的地,比如东京和巴黎,除了迪士尼,自然和文化类景点,比如尼泊尔的山地旅游和瑞士的小镇等等,哪个是投资出来的?世界各国的主要旅游就是我们常说的“两老”产业,很少像我们这样把旅游投资当成一个全国性的、重要的投资行业来做,他们的旅游投资更多的是投资在基础设施、接待设施和服务设施上。

      这种情况就给我们一个反思,过去十几年来由长隆、华侨城、方特、海昌等等开创的大投资模式,在自然灾害和疫情面前的损失,由于其投资成本和运营费用都很高,其受到的损失也远远比自然文化类项目要大很多。那么以后,旅游投资行业会不会更多的是利用现有的资源做一些规模小、运营成本比较低的投资呢?

      3、本次疫情将影响到中国旅游投资业未来的产品和内容开发创新,长期性、多功能的刚性需求应该被优先考虑,纯休闲度假的旅游产品已经被证明非常脆弱。

      我们原来做旅游,站在企业和政府的角度,都是希望人越多越好,但这次疫情发生后,我觉得大家要开始思考一个新的观念,旅游不代表一定就是人群聚集,坚持流量思维,坚持做新产品和新流量会变得越来越难。相反,康体旅行、家庭旅行等多功能、个性化的旅游领域应该可以构思出更多贴心的产品和服务,并有效降低人群的聚集所带来的危险。相信未来旅游投资行业将出现新的发展目标。

      会有哪些新目标?

      我们认为大健康产业加文化旅游产业的结合领域,像原来的温泉产业,就是这样的一个产业,还有体育医疗等产业,投资企业为了谋求投资安全和效益,应该进行多产业投资布局。效果不言自明:一是分散投资风险,比如把旅游和养老、医疗放一起,起到对冲的作用,东方不亮西方亮。二是自己形成犄角之势,客源、市场、企业能力及收入等叠加在一起,底盘就稳。我一直认为做事至少要三层逻辑做叠加,只是单纯的旅游或者房产或者给您讲个故事,这个的企业基本上没有升级,其发展也就存在着不稳定。
       
      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对于存量的城市和景区这两种旅游目的地而言,我们以后都要考虑轻度假的问题。这种度假更体现在城市周边的常态化的度假,时间短、频次高,像开元集团去年开业的杭州开元森泊度假村和今年开业的莫干山开元森泊,就很受城市中产阶级的喜爱。这种轻度假的模式我觉得可以把很多景区的人流集中、时间集中的问题部分解决掉,符合我们国家周末和小长假多、周末和平时消费不平衡的这个现实,而不能一心只想着在靠旺季收入填补亏损。这次疫情因为和春节市场高度重叠,影响太大,目前我们的度假制度和度假产品存在着很严重的问题。我觉得城市周边和景区这种轻度假产品的投资以后应该成为一个趋势。

      4、最后一个问题,这次疫情还说明金融很重要,文旅产业的发展应该与金融资本更加紧密地对接在一起,最好能做到和平时期金融能促进文旅产业投资,危机时金融能及时为文旅输血救急。我也一直认为,文旅投资最好的模式就是金融企业+专业旅游企业+专业操盘团队。大家对以后有金融资本背书的企业来做旅游投资的企业应该更加欢迎才对。

      由这次疫情也提出来一个新的课题,我们国家总是把金融管得很死,不许民间资金的流动,这样十分不利于金融创新,我认为国家要在金融制度上要有所创新,文旅产业本来对于惟利是图的金融界不太受重视,这次疫情更加会不看好我们这个行业,企业越困难,金融越不愿援助,就是大家讲的,都是嫌贫爱富。我们是否可以考虑放宽一些限制,让金融资本以较低的价格临时持有文旅企业的股份,让企业获得救灾资金。这方面我不是专家,但提醒大家多注意利用金融自救。
       
      今天就先讲这么多,请大家指正。谢谢!